國際
美國表態站邊印度 倒逼王毅深夜敲定和解協議
By Molly2020年7月08日瀏覽人數 3853

根據中國官方消息,7月5日晚,中印邊界問題中方特別代表、 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同印方特別代表、印度國家安全顧問多瓦爾(AK Doval)通話,就緩和當前兩國邊境事態坦誠深入交換了意見,並達成積極共識。印度《經濟時報》(Economic Times)7月6日援引政府消息人士報導,中國軍隊從加勒萬河谷對峙地區後撤了1至2公里,印軍也相應後撤,雙方部隊建立了一段緩衝區。

至此,雙方再次通過外交手段緩解了新一輪的邊境衝突。

如果回顧近1個月的中印邊境緊張局勢,美國官方態度在表示希望中印和解的同時,官員及媒體報導很多情況下都將中國列為"麻煩製造者"或者"入侵者"。對於中印邊界衝突中孰是孰非,美國官方即便存在"事實核查",也不會在公開表態中表現出來。印度輿論也緊盯美國官方表態,竭力將美國官方表述同自己的立場結合起來,集中對中國開展攻擊。

白宮幕僚長梅多斯(Mark Meadows)7月6日對霍士新聞(Fox news)表示,對於印中之間或其他任何地區的衝突,美軍將繼續保持堅定的立場。美方不會坐視不管,任由中國或任何國家成為地區最強大的主導力量。印度《經濟日報》對此解讀認為,白宮此番表態暗示美國軍方將在印中衝突中站在印度一邊。

無論印度媒體如何解讀,美國近來的官方表態很顯然偏向印度。比如,白宮發言人麥肯阿尼 (Kayleigh McEnany)7月2日說,美國正密切監控事態發展,支持和平解決當前爭端。但是,她繼而強調,中國在印中邊界的"侵略立場"更大層面講符合中國在其他地區的侵犯模式。這種行為再次凸顯了中國共產黨的真實本性。白宮這一說法被很多印度轉述和報導。

美國國務卿蓬佩奧(Mike Pompeo)在有關中印爭端的表述中,也都將其包裝為"中共的問題"。比如,在6月下旬哥本哈根民主峰會(Copenhagen Democracy Summit)視頻會議中,蓬佩奧就曾指控中國軍方加劇了中印邊境緊張,認為中共"敵視民主價值觀",在周邊地區是"流氓行為者"(rogue actor)。

這種指控充滿意識形態歧視色彩。除了川普政府,美國國會也將更多矛頭對準中國。

7月1日,在美國國會眾議院情報委員會有關中美關係和新冠肺炎(COVID-19)的聽證會上, 民主黨眾議員希夫(Adam Schiff)也表達了類似的態度。他說,過去一個月,中國在實際控制線(LAC)開展了致命的衝突,導致了數十名印度士兵死亡的悲劇,中方也有傷亡,但具體情況不明。

在該聽證會上,受邀出席的一位布魯金斯學會印度問題專家馬丹(Tanvi Madan)指控中國軍方"單方面改變LAC沿線現狀",加上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,這些因素都將影響印中關係。她說,現在,印度國內幾近達成一個共識,希望重新評估和調整對華關係。

此類美國聽證會很少邀請真正了解中國立場或者"親中派"的專家出席。議員們辯論的視角大多是將中國視為問題源頭。

所以,美國政界整體上有意誇大中印邊界衝突中的中國角色,這也符合華盛頓當前對華政治戾氣。現在,為了圍繞新冠肺炎疫情、港版國安法及台灣和新疆議題繼續打中國牌,川普團隊不惜把和中美議題毫不相關的中印邊界衝突納入考量,將中國包裝為"不透明、不守規則、佔別人便宜和欺負周邊"的國家。

而印度藉助在英文報導方面的傳播優勢,也博得美國輿論的認可。譬如,《紐約時報》的一篇文章就稱,此次邊界衝突似乎很有可能將印度推向美國一邊。

不得不承認,在美國主導的西方輿論話語體系中,中國在周邊領土爭端中一直被認為是"侵犯者"(aggressor)。 "以大欺小"或"對外擴張"是美國看待中國南海、東海等領土爭端時慣用的外交辭令。這種輿論偏見、或者川普政府那種意識形態化的解讀,短期內都不會得到改變。

應對這種偏見的最有效手段就是中國通過外交渠道,一對一解決周邊領土爭端。此次在中印雙方看來"正常"的邊境對峙,最終都會通過外交手段得以化解。這是對美國惡意解讀的最好回擊。

標籤

相關文章